人民网三评“知网高收费”:收入挂帅,该调整

DDX 0 0

  知网主打知识服务旗号却坚持“收入挂帅”,饱受各方批评。

  公开资料显示,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由2010年3.8亿元、2011年4.5亿元一路上涨,至2019年达到近10亿元,2020年更超过11.6亿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知网订购费高企不下、连年上涨。近年来国内多所高校或科研机构曾因知网每年超过10%、甚至高达20%的价格涨幅而出现过暂停使用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2月22日以前,知网上的硕士学位论文下载费用是15元/本,博士学位论文下载费用是25元/本。这一价格在赵德馨教授起诉事件之后,调整为7.5元/本、9.5元/本。而目前,知网规定2008年以后发表的硕士论文稿酬每篇60元,博士论文每篇100元。这样的稿酬标准相比下载收益,可见知网利润之可观。

  此外,知网在把持海量文献数据、占据了一家独大的优势地位后,不仅对使用者规定最低充值消费额度,还对机构使用者连年抬高售价,被质疑涉嫌垄断。

  知网是国内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在国内文献检索领域占据很高的市场份额。因此,对于知网提出的涨价要求,大部分机构使用者只能被迫接受。

  从本质看,主打知识服务的知网,和其他学术期刊库一样,都是学术生态圈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性质属于对知识生产起帮扶作用的臂肘羽翼,但绝不是控制知识生产的大脑中枢;其功能体现在服务知识创新上,是衬托红花的绿叶,而不应是垄断知识、借机牟利的“链顶猎食者”。

  当然,平台运行必然需要成本,这可以理解。但也不该以高收入增长、高利润回报为最高追求。知识创造者凭知识产权获得合理收益,知识使用者为使用知识适当付费,平台靠中介服务收取恰当费用,这才是符合大众预期、契合市场逻辑的知识服务模式。其中的价格机制,不应由平台自我掌控,机构和读者作为消费者也有协商定价的正当权益,相关监管部门更需要切实履职尽责,确保公平公正,确保公众利益。

  羊毛出在羊身上,不把羊拖垮是最起码的底线。公平交易的市场法则一旦损毁,那些损害公平的人肯定也不会有好前途。只惦记着每篇论文卖多少钱、每家高校收多少钱是急功近利。知网在服务读者上应有更多担当、更多贡献,在助力创新上应有更多情怀、更高追求,如此方能行稳致远。

【编辑:石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