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 > 正文

几代苹果流畅运行carplay(苹果carplay评测)

几代苹果流畅运行carplay(苹果carplay评测)

这款产品在苹果公司的神秘程度或许仅次于“泰坦计划”,同时又处于众所周知的“苹果早晚会发”的状态,因而观众总是焦急张望。而它在WWDC22上的缺席,又将其会出现在秋季发布...

几代苹果流畅运行carplay(苹果carplay评测)

这款产品在苹果公司的神秘程度或许仅次于“泰坦计划”,同时又处于众所周知的“苹果早晚会发”的状态,因而观众总是焦急张望。而它在WWDC22上的缺席,又将其会出现在秋季发布会的声浪推到了高潮。

苹果的AR/VR(MR)头显能否一击制胜还很难说。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苹果CEO蒂姆·库克虽然非常支持MR项目组,但他并不像乔布斯支持iPhone那样积极参与到该产品的研发当中。由于缺乏顶层力量背书,头显团队在与iPhone和Mac等产品竞抢人才及工程资源时,时常处于弱势地位。

对于一款以创造而非迭代为主的产品,这样的处境似乎不利于团队竭尽全力地产出创新成果。

在产品定义上,高层与项目组也有多项分歧。已经离开苹果的灵魂设计人物Jonathan Ive曾主导过头显产品的多个细节,例如,在做独立头显还是与PC连接的头显上,Jonathan主张前者,这与项目组负责人的意见相左,但团队最终仍然要按照Jonathan的意思来进行。

MR项目组要解决的问题远不及此。The Information指出,苹果的头显计划有14个摄像头,大量图像信息需要苹果添加一个专门的图像信息处理器,但这又导致团队必须解决图像芯片与主处理器之间通信延迟的问题,这种延迟通常会使得用户在体验中感到头晕和恶心。

一个关键信息是,苹果之所以没有如期在6月推出头显产品,是因为摄像头、过热等一系列问题尚未达成最佳方案。其正式上市时间或将推迟到2023年。

苹果高层对于这款头显寄予厚望,希望它一出场便能在AR体验上超过Facebook母公司Meta等竞争对手,尤其是在用户动作与实时画面的延迟问题上。这即便是对于已经出发的选手来说仍然是大难题,也可以解释苹果为何迟迟不肯让其产品面世,把追求完美刻进DNA的苹果不会轻易松口。

现在摆在苹果头显产品面前的还有另外两个难题,第一个是价格。

据了解,苹果似乎期望把产品价格定在2000美元至3000美元之间。面对2500元人民币上下的Oculus Quest系列,这是一个没有竞争力的数字,与更昂贵的Rift系列相比同样如此。这意味着苹果需要把产品力提升到足够高。

第二个难题是,苹果在对抗Oculus之余,在苹果最重要的“票仓”之一——中国市场,也将面临国内厂商的既有优势和后续发力。

根据IDC有关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AR/VR头显市场季度的跟踪报告,2021年全球VR头显的出货量为1095万台,Oculus以78%的绝对优势位列第一,国产品牌大朋VR的市场份额为5.1%,Pico以4.5%的份额位列第三。

在被字节跳动以15亿美元收购的半年内,Pico在各大平台和媒介进行了席卷式的营销。一年之间,完成了近50万台的销量。

苹果如果加入这场战争,不踏进前三是没有意义的。这意味着,如果不考虑市场规模的自然增长,苹果的第一台产品至少要售出50万台。作为参考,2010年发布的第一代iPad首日销量30万台,60天销量200万台;2015年推出的第一代Apple Watch首年销量为1200万台。

就算把价格考虑在内,看起来,苹果用户只要认可了这款产品,让其销量高涨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今观众已经准备好迎接惊喜,苹果不应让他们等得太久。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