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借用账户搞内幕交易?齐翔腾达控股股东被罚超千万!

DDX 403 0

齐翔腾达控股股东内幕交易一事尘埃落定,以大额罚款收场。然而,“雪松系”卖子一事仍面临阻力。


6月19日晚,齐翔腾达公告,接到控股股东齐翔集团通知,获悉齐翔集团等相关当事人收到山东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齐翔集团被罚没1028.55万元。受此消息影响,6月20日,齐翔腾达收跌2.05%,报8.14元/股,总市值231.4亿元。


借用账户内幕交易

齐翔集团被罚的缘由系内幕交易股票。经查明,2013年9月2日至2015年11月27日、2014年4月29日至2015年11月27日,齐翔集团分别借用“淄博九圣化工有限公司”账户和“丹东明珠特种树脂有限公司”账户买卖“齐翔腾达”、“双杰电气”等九只股票,累计成交金额4.04亿元;融券回购和融券购回“R-001”“GC001”,累计成交金额99.09亿元;买卖“齐翔转债”累计成交金额3547.16万元;买卖“融通军工”基金累计成交金额1142.31万元。

上述借用账户交易事项由齐翔集团时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车成聚决策,资金来源于齐翔集团。

另经查明,齐翔集团、车成聚及周洪秀作为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山东齐鲁科力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股权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通过齐翔集团控制的“淄博九圣化工有限公司”账户,交易“齐翔腾达”39万股。

上述交易由齐翔集团时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车成聚决策,时任董事周洪秀负责执行,共计获利257.14万元。

山东证监局决定,没收齐翔集团违法所得257.14万元,并处以771.41万元罚款;对车成聚、周洪秀分别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15万元罚款。

齐翔腾达表示,本次《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的被处罚主体为公司控股股东及相关当事人,并非上市公司,不会对上市公司日常经营造成影响。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生产经营及新项目建设一切正常,上述事项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

事实上,早在去年11月,齐翔集团就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今年3月10日,齐翔集团收到山东证监局下发的事先告知书。根据相关规定,这将导致齐翔集团六个月不能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

雪松信托兑付逾期

作为“雪松系”一员猛将的齐翔腾达,成立于2001年,2010年5月登陆资本市场,公司坐落在山东淄博,主要业务有化工制造及供应链管理两大板块,主营产品包括甲乙酮、顺酐、丙烯、甲基丙烯酸甲酯等。

2016年11月,雪松控股通过旗下子公司君华集团(现雪松实业)与车成聚等48名自然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作价48.18亿元,受让后者持有的齐翔集团80%股权,间接获得齐翔腾达41.9%的股份,一跃成为新任控股股东。这也是“雪松系”掌舵人张劲在资本市场的首秀。

但风光过后,等待雪松的是兑付危机。

今年1月30日晚,雪松控股发出致歉信,称受资产特性、交易价格、交易流程等各种因素影响,资产处置及回款计划未能按照预期方案落实;并且因临近春节,公司外部协调资金的努力,也未能取得实质性效果,致使原定应于1月底完成的兑付无法完成。有媒体统计,2019年到2020年,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托连续发行42只“长青”系列信托计划,产品总规模超200亿元。2月10日,一段投资者聚集于雪松控股总部维权的视频在网上流传。

不过,雪松信托于2月17日发文,对200亿规模的预期项目予以否认。齐翔腾达彼时回复深交所称,雪松控股及公司实控人正就逾期产品的兑付采取积极解决措施,并就兑付时间安排做出了承诺。

太盟欲入主

但传言从张劲的“卖子”动作中得到些许印证。

3月17日,齐翔腾达公告,接到控股股东齐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雪松实业通知,齐翔集团、张劲、雪松实业与太盟子公司PAGAC签署框架协议。根据约定,PAGAC将向雪松实业提供融资及流动性支持,并且可以要求承接雪松实业持有的齐翔集团股权。

指定雪松实业作为PAGAC的交易对手,意在规避齐翔集团“6个月不能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的处罚。

交易分两步走,其一,PAGAC将尽快促成PAGAC的关联方、相关金融机构或其他第三方根据框架协议通过委托贷款和债权购买,向雪松实业或其指定的关联方提供总额为42亿元融资;其二,PAGAC开展尽职调查,并在4月30日之前通知其他各方是否有意推进潜在购股交易,各方则在通知后15天内完成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购买价格原则上不超过83.5亿元。这将促使齐翔腾达实控人发生变更。

彼时齐翔腾达并未透露具体的股份转让比例,时至5月13日,公司回复年报问询函时指出,齐翔集团、雪松实业以及实控人张劲于4月28日收到PAGAC的通知,PAGAC对调查结果满意,并有意推进购买其持有的全部齐翔集团股权的交易。而交易各方尚未签署正式的股份转让协议。

雪松实业持股齐翔集团80%,间接控制齐翔腾达41.9%的股权,若83.5亿元为PAGAC受让41.9%股权的全部代价,其受让单价则为7.01元/股,较最新市价8.14元/股折价13.88%。

转让协议迟迟未能签订,在于控股股东所持股份正处于高比例质押和冻结状态。截至6月18日,齐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雪松实业、广州君凯累计质押的股份数占其持股数量的86.52%,累计被司法标记和司法冻结股份数占其持股数量的99.58%,累计被轮候冻结股份数占其持股数量的181.07%。

齐翔腾达董秘办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交易还在进行当中,各方正在商讨股权转让的具体方案。”

二级市场上,齐翔腾达经历大幅回调,自去年9月23日升至14.68元/股高点后,一路震荡下行,回撤幅度达44.55%。

齐翔腾达也同样遇挫,一季报显示,公司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收79.27亿元,同比减少8.89%,归母净利润5.56亿元,同比减少16.64%。

责任编辑:王丽颖 孙霄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