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心居》原著:我爱上了冯晓琴,释然了顾清俞,这才是人生啊

DDX 932 0
追了很久的《心居》,几度想要弃剧,生活万般苦,艺术请善意,我相信这是很多人的心声。
但当我静思,才发现这部剧神奇的地方:随时可以挑动我的神经,恨得牙痒痒,但却又说不出谁是绝对的好人,谁又是绝对的坏人。
原来这才是艺术的奥妙,既来源于生活,又糅合多方元素,却又高于生活。教会我们:没有谁是谁的依靠,没有谁能扛起谁的一辈子,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看完《心居》原著:我爱上了冯晓琴,释然了顾清俞,这才是人生啊。
外地媳的不易
对于冯晓琴有两极分化的评价:任劳任怨伺候了十几年的婆家,认为她是心机女,是个该死丈夫的坏女人;相处不多的邻里却认为她是个不容易的好人。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
主要有两件事,一件最难启齿,那就是冯晓琴的儿子小老虎不是顾家血脉,只不过只有顾清俞知道,就连顾磊到死都不知道儿子不是亲生的。
不是顾清俞好心,而是顾磊不能生,而小老虎的存在,却能稳住顾磊及顾爸爸,让一个家看起来更像一个家。
  
二是冯晓琴的野心,想买一套只写冯晓琴名字的房子,可顾磊的工资只够日常开销,但她还是交了3万的购房定金,而后逼着顾磊问顾清俞借100万付首付,怎么看这样的吃相的确是难看至极。
嫁到上海十几年,想要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真的不算过分的要求。可惜,她摊上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丈夫,别说买房,就连富足的生活也保证不了。
  
  
而外人又为何对她称赞有加?
原因也很现实,没有利益冲突,而且冯晓琴在了“不晚”养老院的生意,反而刻意亲近小区的大爷大妈,自然有好评。
但要声明一点,冯晓琴对老人的好也是出于真心。正如她不顾大火,冲进去只顾拿回张老太的记事本一样,为的只不过是不让张老太留遗憾,而张老太却只有几个月的生命。
再说养老院,主意是她出的,装修以及审核手续都是她办的,虽然钱是展翔出的,但也明显她是真心想要做事实的。
  
这样一来冯晓琴的能干和顾磊的懒惰就有鲜明的对比,也就是说如若把两个人的条件一层层叠加上去,各取所需才是在一起的最大理由,不然就很难解释这么挫的男人是如何找到这么优秀的女人,说是因为爱情,估计是把大家当傻子了。
冯晓琴曾说一句话,“如果我不拼命,就会被淘汰”,这是每一个外地人最真实的写照。如果有条件,谁又愿意展露自己不堪的一面,还不都是为了活着?
冯晓琴的确有诉求,怀的心思也不纯,但我仍看到一个外地媳的挣扎和努力,为了扎根城市的付出,空手套白狼的确不可取,但留给穷人的出路又有多少。
  
  
本地婆的担忧
要说娶媳妇还真挺矛盾的,娶个听话没啥要求的媳妇,又怕儿子没兴趣日子没盼头;娶得厉害的媳妇,又怕儿子吃亏败坏家庭。
果不其然的,顾磊娶了厉害媳妇,但顾家人也不是吃素的,这不就五天一大会三天一小会,家就那么大,姓顾的一家人关起门来嘀嘀咕咕,独留姓冯的一个人做家务。
更难受的是冯晓琴好不容易“培养”的听话老公,一个小会又给掰回去了,夫妻俩还能好好过日子吗?
  
尤其是大姑姐顾清俞,嘴上说着“这个家里缺了你不行,你辛苦了”的赞扬话,吃完饭不还是碗筷一丢,坐着享受吗?
可即便是这样了,还在跟顾爸爸逐条逐条分析利弊,力求竭力不让冯晓琴沾一点光,这种做法倒和冯晓琴的心机不遑多让,那问题就是凭什么顾清俞还要站道德制高点?
其实,说白了,不管是顾清俞,还是顾爸爸,都是从心底里认为顾磊不行,所以才操这么多心。
  
但婚姻原本是小两口的,大家庭掺合了,也就必将鸡飞狗跳。
尤其是买房这件事,原本顾清俞说得也对,只写冯晓琴一人的名字的确过分,但她可以不借钱,一了百了,再或者直接要求写俩人的名字,再不放心,就分个百分比。而不是背地里贬低冯晓琴,不给冯晓琴一点盼头。
防人跟防贼一样,搁谁心里都难受,更何况冯晓琴还是个要强的性子,而顾磊又太优柔寡断,矛盾自然要不断升级。
顾家保护家人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攒一份家业也不容易,断然没有任人吸食的道理。只不过既然是一家人,也不能因为不是一个姓就一味地防备。  
  
死亡的转折点
在顾清俞和冯晓琴的拉锯战中,顾磊成了最大的牺牲者,生前陷入家庭斗争,死后激化矛盾。
顾清俞一连串问了三个最致命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嫁给顾磊,你把顾磊当什么,你图顾家什么?”这三个问题顿时让冯晓琴哑口无言。
是啊,顾磊活着的时候,哪怕冯晓琴再撺掇,也不会有人把这些问题挑明,因为明白着,冯晓琴就是有所图才嫁进顾家的。但如今人死了,却成了不能启齿的痛点。
  
但顾家还是高看了利益,低估了人情。因为冯晓琴既没有要求分家分钱,而是用“一元官司”自证清白后,开始拼命挣钱,送外卖,开养老院。
而原本做好斗争的顾家人也选择偃旗息鼓,开始理解冯晓琴,甚至还自主地分担一些家务。
就连顾清俞也不再找麻烦,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人死如灯灭,但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  
这就是人性。当你不能创造价值时,即便付出再多,也依旧会有人指指点点;但当你绝地反击,努力人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为你让路。
顾家这失去了唯一儿子后的大爆发后,反而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欣欣向荣。
倒是印证了一个道理:冯晓琴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凭借自身的努力,更容易接近成功。顾清俞不插手顾家事,家庭反而更加和睦。
这里应该在教会我们,人的弹性有多大,即便发生了天塌的大事,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压不垮打不倒。  
  
关于男人的战争
冯晓琴的走出家门搞事业,却又和顾清俞不期而遇了。
展翔是顾清俞的老备胎,十年如一日地爱慕,而冯晓琴也是展翔的合作伙伴,工作在一起难免会产生感情。
关于这段“三角恋”,有人说顾清俞太自私,既然不喜欢展翔,却又吊着,不说爽快话。
我觉得要澄清一下,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顾清俞固然有把展翔当备胎的想法,但关键是展翔自己得愿意。对于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游戏,没有对错。
  
只不过霸占久了,顾清俞多少还是有些吃味,尤其是冯晓琴的无孔不入,以及展翔的“她是好女人”的评价,还是会让两个人针锋相对。
都说爱情拥有最神奇的力量,原本冯晓琴对顾清俞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态度,这次却一反常态,当着顾家所有人的面揭露顾清俞买房假结婚的丑事,让顾清俞好生难看。
而顾清俞也毫不示弱,直接说冯晓琴15岁生子的辛密,让冯晓琴只能干张嘴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就再也找不到理由辩解。
  
两个女人的战争,都是耍狠了在对方软肋上戳,爱情真的能让人疯狂。
作为唯一的男主角展翔,虽然只承认自己爱顾清俞,却拒绝了顾清俞的示好;虽然帮冯晓琴说话,却不承认自己喜欢冯晓琴。
三个中年人如果还像年轻小伙子小姑娘一样,只谈恋爱不看现实,也的确不合适。中年人的爱情,看中的不止喜不喜欢,还要长远了想适不适合生活在一起。  
  
人与人矛盾的根源,是阶层。
纵观《心居》这部剧,的确够狗血,又带有外地人的歧视,以及人性的自私。这种无限放大的矛盾,的确有太多的负能量。
但细思又仿佛合情合理,因为媳妇与婆家,外地人与本地人,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确存在着不可跨越的壁垒。  
正如《人世间》里周秉义那么优秀的人,娶了有权势人家的郝冬梅,两家的父母却是到死都未曾见过一面。
是凉薄吗,当然有些凉薄,但更主要的原因是阶层,这也是周秉义亲口承认的。
由于阶层的壁垒,不论是思想、消费观念以及三观都有鸿沟。就好比冯晓琴教育孩子,不是张口就骂,就是大吼大叫,完全不管孩子的承受力。而孩子却为何敢于和爷爷姑姑理论,这就是最好的见证。
出身即决定眼光,虽然听起来太残酷,但也是最现实。而人从来不会认知以外的事情欲与理解和赞同,更不会成为认知以外的人,而这就是阶层。
  
如果冯晓琴是上海女人,再凭借她的能力,日子怎么也不会活到镇莲对麦芒的地步,也不会失去丈夫的庇护。而顾家人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防备她,更不会插手到小两口的夫妻生活。
但有矛盾也并非躲着不如碰触,但这个结局是开放的,就如《心居》原著没有结局一样,或许冯晓琴和顾家就这么合着刺矛盾地活下去,要么人人都是女强人,也就不存在谁损害谁的利益,矛盾自然也少了。
我觉得冯晓琴的弹性以及顾清俞的抵抗,都在像我们展示矛盾是成长必不可分的一部份,虽然过程很痛苦,但结果一定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做人只要守得住底线,有一份敞开包容的大度,有一颗善良但不失锋芒的心,日子总是不会错的。只不过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罢了。
电视剧《心居》是一部既充满烟火气息,又承载人生奋斗内涵的优秀作品。生活从不会吝啬给予人们风雨挑战,而他们将如何面对、如何破而后立找寻“心之居所”?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再好一点。
电视剧《心居》是由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滕肖澜的同名小说《心居》改编而成,原著聚焦繁杂日常,道尽普通人为改变各自生活现状的不懈争取。电视剧则透过小人物“买房”“卖房”的微型社会生态视角,讲述了上海居民与闯入者,都在努力让自己扎根上海、将自己融于上海的故事。
《心居》在描摹世间百态的同时,真实展现了多面复杂的人物性格。和许多家庭情感剧中经常出现的婆媳矛盾、夫妻矛盾不同,该剧主要展现了“双女主”冯晓琴与顾清俞这对姑嫂之间的矛盾。
此书构成了现代都市人的共同焦虑。因为,这十几年的经济生活的变迁深刻说明了,房子还是一个城市冒险之地。小说中时时以嘲弄语气谈论的展翔,其实就是新上海的冒险家。没有文凭,没有出身,也没有经过社会历练的他,单凭无人可及的魄力,就搭上了房价的快通车,坐拥十几套房产,迅速累积了巨大的财富。
但是,即使是房子的“受益者”,也未见得获得了更好的生活。在小说中,展翔除了追求顾清俞以外,整日无所事事,并无其他追求,也未能在精神上展现出更为卓越的品质。
整个小说中有很多这种描述,值得多次翻看学习。
滕肖澜表示,“《心居》的侧重不是‘居’,而是‘心’,书中大多数人都在为了心中所想不断努力,顽强地生活、奋斗着,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心灵居所。希望读者在看完《心居》后,在感慨‘人生不易’的同时,能够更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即使身处逆境也始终对人生抱有希望,这是我创作这部小说的初衷。
总的来讲电视剧已经拍得挺好,但是对比《心居》原著还是有许多删减,原著中对于许多的细节描写得更加透彻,对《心居》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购买原著看看,利用休闲时间拜读滕肖澜老师的文笔,提升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你对这本书感兴趣,那你少抽一包烟,少喝一杯奶茶,点击下方的商品卡,就能把这么好的书直接购买带回家了。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