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0年来云南咖啡价格走向(近5年来云南咖啡价格走向)

DDX 129 0

今年上半年,云南的咖啡产业迎来历史性增长:咖啡生豆平均价格达到每公斤30元,咖啡价格达到了近10年以来的最高点,云南农垦咖啡有限公司实现咖啡生豆出口额同比增长622.81%,创历史新高。

近10年来云南咖啡价格走向(近5年来云南咖啡价格走向)

高增长背后,是旺盛的国内、国际市场需求。伦敦国际咖啡组织(ICO)数据显示,全球咖啡消费每年保持了2%的平均增速,而中国市场咖啡消费的年均增速则达到了15%。

近年来,云南咖啡的品质逐渐被国际社会了解和认可。2018年,云南咖啡成为了全球专业咖啡组织——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 SCA)的主推对象,ICO也将云南普洱咖啡认定为一类产品。

然而,多年以来云南咖啡都在面临品质优良,但“长在深山无人识”的窘境。在云南农垦咖啡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松全看来,即便今年“价格不错”,但云南咖啡的价值仍然被严重低估,究其原因,云南咖啡产业升级远未完成,自身品牌建设也才刚刚起步。

价格“攀峰”背后

△ 云南普洱孟连产区的咖啡果。

在被誉为“中国咖啡原产地”的保山市璐江坝,段春晓家已将原本面积25亩的咖啡田缩减至20亩,去年收成6000斤咖啡豆,一共卖了5万块钱。段春晓告诉记者,收购价一般由当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制定,因为新采摘的咖啡豆久放会生虫,为了尽快出手,咖农们一般都以标准范围内最低的价格卖给合作社。

一直以来,云南咖啡价格长期过多地受到国际期货限制,过低的期货和交易价格甚至导致了大量咖农砍树弃种等现象,从统计数据来看,2020年云南全省咖啡种植面积从2014年的183.1万亩缩减至149.7万亩,伴随着种植面积的收缩,云南咖啡产量也在持续走低。

杨松全进一步解释道:“以前,在国内咖啡消费市场还很小的时候,大部分的云南咖啡都用于出口。在国际市场,我们没有定价权,只能与期货价格挂钩。这对于国际市场固然是好事,但对于云南咖啡来讲,宝贵的资源被贱卖了。当在全球总产量占比仅为1%的云南咖啡被卖到国际市场上去平衡产能的时候,云南咖啡的地位是微不足道的,没有定价权,更没有议价权。”

△ 2021年世界咖啡师大赛中国区选拔赛上,选手潘玮选用云南咖啡豆参赛并夺得冠军。

业界普遍认为,当下云南咖啡豆价格攀升离不开三个原因:国内消费市场需求变大、巴西和越南等主要咖啡产区因干旱导致咖啡豆减产,以及国际物流涨价让云南咖啡价格优势凸显。

杨松全分析:“看起来价格是涨了,但是结合这一波全球咖啡价格涨势来看,云南咖啡豆的价格在全球市场上至少被打了六折,整体的价格还是偏低。所以对于云南咖啡豆价格攀峰,并不能简单理解为一个乐观的讯息。”

不过,随着近年来国内咖啡消费市场快速发展,中国咖啡消费量在近五年稳步上升,这也为云南咖啡转而大力拓展国内市场创造条件。云南省近日出台的《关于推动咖啡精品率和精深加工率提升若干政策措施》,从咖啡种植、鲜果加工、三产融合、金融科技等方面提出了具体办法,减少初级原料豆的出口,引导产业优化升级。

“只卖原料豆是不行的”

△ 新鲜采摘的咖啡豆,等待下一步脱壳处理。(受访者供图)

早上6点天蒙蒙亮,段春晓的父母就已经准备好早餐和“晌午”(当地的说法,中午的一顿餐食)出发去咖田了。采摘工作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7点,父亲把系在腰上的小箩筐里的咖啡豆倒进写着“尿素”大字的编织袋,然后把一袋袋咖啡豆搬到摩托车后座,拉回家里进行初步的脱壳处理。

据段春晓介绍,当地咖农几乎家家都有脱壳机,在对咖啡进行皮果分离之后要进行1-3天的发酵,然后清洗、晾晒,在这些步骤之后,这些咖啡豆就会被运送到村里的农产品合作社,和其他农产品一起被统一收购。

咖啡采摘都是人工完成的。尽管效率不高,但机械采摘无法区分成熟的红果和未成熟的绿果,而且会损伤咖啡树的枝桠,影响来年咖啡结果,当地政府也鼓励咖农们坚持人工采摘。“要保护好我们云南小粒咖啡的招牌。”段春晓说。

关于咖啡品质的判断和筛选,当地咖农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他们只知道合作社会收购一些刚刚从树头采摘下来、未经脱壳处理的咖啡果,在淘汰掉带有一丁点儿绿的果子后,只保留红到发紫的咖啡豆,这便是咖农眼中的“精品咖啡豆”。这些精选的咖啡豆会由合作社制作成咖啡成品,以更好的价钱进行销售。

段春晓告诉记者,由于咖啡价格飘忽不定,也没有其他收购的渠道,直接卖给合作社被看作是最为保险的法子。

对于云南咖啡来说,管理粗放、附加值低是其认可度不高、缺乏话语权的一大原因。尽管“精品化”的概念已提出多年,但云南咖啡始终精品化程度不高,浓缩液、干燥粉、冻干提取等技术集中在长三角地区,云南精深加工产能较小,依旧处在出产原材料的初级阶段。

“大部分咖农习惯于乡镇政府引导,自我改变现状的意识薄弱,而当地也缺乏职业咖啡经济人,咖农提高品质的积极性未被充分调动起来。”普洱市小凹子咖啡庄园的主理人艾米深有体会。艾米认为,只有带动当地咖农散户采用科学方法种植和加工出优质咖啡,才能实现产业的优化。

产业升级之路怎么走?

咖啡庄园的模式是云南咖啡产业转型的积极尝试。

在距离普洱市区17公里的南岛河边,镶嵌着一个地形类似马蹄的小凹子咖啡庄园,占地300亩,庄园里种植着40多个系列品种,在两代庄主20多年的打造和经营下,已形成一个集游观品鉴、露营于一体的咖啡庄园,每年都会吸引成百上千的咖啡爱好者来此参观。游客可以在这里了解咖啡从采摘到制作的完整过程,体验和学习咖啡冲泡,品饮普洱咖啡。

△ 小凹子咖啡庄园创始人——80多岁的廖秀桂老人(右四)正在向参观者讲解咖啡制作工艺等知识,廖秀桂是普洱引进的第一批咖啡专业技术人才。(受访者供图)

“消费人群对云南咖啡的接受程度并不高。”小凹子咖啡庄园的艾米坦言,大多数消费者对云南咖啡的认知还停留在商业豆阶段,认为云南咖啡品质低、风味差,几乎没有咖啡师或烘豆师会以云南咖啡作为吸引顾客的招牌。

在不断地试错和摸索下,近年来云南在咖啡发酵工艺和豆种选育方面有了长足进步,认可度也得到较大提升。2022年4月13日,小凹子咖啡庄园获得了“普洱咖啡”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授权书,成为“普洱咖啡”商标的第一批合法使用人,这也鞭策着庄园继续努力,不断提高咖啡品质。

不仅是咖啡庄园模式,这些年来云南农垦集团布局的咖啡初加工点集成规范化、普洱咖啡交易中心组织的云南咖啡生豆大赛及拍卖、普洱孟连产区成立的云南精品咖啡社群等,都是云南咖啡行业在规范化、优质化、精品化方面所做的尝试。

04:10

△ 本刊印尼籍主持人汉迪体验普洱的咖啡生产,并在小凹子咖啡庄园学习咖啡的相关知识。

杨松全认为,打造自有品牌的关键在于稳定产量、提升品质和发展精品咖啡文化。一是在良种选育、种植方面走好精品化路线,持续推进咖啡精深加工工业现代化和规模化;二是坚持咖啡人才引育并重,拓宽咖啡行业发展潜力;三是充分利用线上线下融合协同发展市场的主旋律,重视企业发展与数字化融合,实现咖啡产业的转型升级。

现在,无论是星巴克、瑞幸这样的国际连锁品牌,还是Manner、Seesaw这样的精品咖啡品牌,亦或是藏匿于街头巷尾的独立咖啡店都越来越多地出现了云南豆的身影。2021年世界咖啡师大赛中国区选拔赛上,选手潘玮选用云南咖啡豆参赛并一举夺冠,在他看来,云南咖啡品质稳定性高、口味层次丰富,正在获得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

不过,艾米认为,普通消费者更加钟情于大品牌和连锁企业销售的云南咖啡,比如瑞幸、Manner和星巴克,对于小众品牌和独立咖啡馆销售的云南咖啡关注度还是不高。近年来云南咖啡看似受到了热捧,但其背后原因是疫情造成国外咖啡豆入关困难,倘若没有限制,云南咖啡的现有热度可能会下降。

这几年,由于国内消费市场逐渐成长起来,在政府、企业、农户的积极参与下,云南咖啡的价值正在被挖掘出来。但云南咖啡的品牌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本刊记者:黄江勤

责编:袁亚楠

除受访者供图外,图片来自网络

标签: #近5年来云南咖啡价格走向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